您当前的位置:旅游频道  >  说走就走  >  国内游
瑞士:仿若梦游灵幻仙境
2014-12-29 16:08 来源:人民网

原标题:瑞士:仿若梦游灵幻仙境

瑞士:仿若梦游灵幻仙境

凌晨时分,当我从梦中醒来,陌生而清洌的空气告诉我的身体,我已被自己降落“仙境”。有一个在中国城市很有名气的乐队班得瑞(Bandari),在24年前发行首张专辑大获成功,专辑名字叫仙境。江湖传说这支乐队多年深居在瑞士阿尔卑斯山的森林,因为捕捉大自然之天籁,才创作出如此飘渺柔软的人间“美乐”。

瑞士:仿若梦游灵幻仙境【2】

当我推开酒店房间的窗,默默望着眼前的景致,“一眼就看见那汪汪的湖水和屏风般的青山”,1932年,朱自清也在瑞士琉森望着同样的湖光山色,写下了这样传世的文字。不可思议的是,我居然与他入住了同一家施威茨霍夫(Schweizerhof Luzern)酒店,近一个世纪过去了,物是人非,青山绿水却依旧。或许是我对这些佳话太过留恋,在旅途下一站,瑞士首都伯尔尼,我依然入住在另外一家同样叫做施威茨霍夫(Hotel Schweizerhof Bern)的酒店,虽然名字相同,但历史、装潢等等竟然没有关联。首都伯尔尼的意思是“熊出没”,1983年,熊出没老城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一个人背包坐在闻名世界的中世纪拱廊石阶上,明艳的电车叮叮当当忽远忽近,在古老的哥特建筑群神秘的气息中滑动不歇。老城三面环水,被莱茵河支流阿勒河温柔包围,河边丛林,几只棕熊四仰八叉在酣睡。

瑞士:仿若梦游灵幻仙境【3】

这次旅行,我突然对从窗户看去的风景无限着迷,入眼一切仿佛花一生都无法收纳,刚要凝视却已别离。在那些一日一城甚或一日一国的匆忙里,小国瑞士的灵幻仙境使我心生怯畏。似乎唯有一扇窗的掩映,才能表达我旅行当地窥探真实的感受。

于是,再看龙应台的《人在欧洲》,发现今日瑞士与她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描述已经非常不同。瑞士对中国已经没有书中所描述的陌生,在瑞士旅游区以及商业区都有醒目的中文导购,著名的滑雪登山胜地都已是中国新富人士必游之地。在瑞士,关于中国人的话题,最热门的是土豪们一掷千金的购物“传奇”。


瑞士:仿若梦游灵幻仙境【4】

当然,关于中国人的“传奇”不止购物,在克莱恩·蒙塔纳(Crans Montana),同行的瑞士朋友托马斯指着Crans Luxury Lodges别墅酒店,告诉我,他去过中国的鄂尔多斯,印象很深。他听说,前些天就有一个来自鄂尔多斯的家庭包了这座价格不菲的别墅,在此地度假一周。克莱恩·蒙塔纳虽然是瑞士最古老、最有名的阿尔卑斯山奢侈度假胜地,但它目前在中国还并不知名。城市位于海拔1500米的阿尔卑斯高原上,据称是全瑞士阳光最充足、空气最清新的地方,与阿尔卑斯山脉全景遥遥相望。蜿蜒行车林间,看小城依山傍水,见远处有人在湖边跑步,目之所及,幢幢房屋都是高大而宽阔的别墅,据说售价都是几千万甚或上亿欧元。在并不宽阔的城市街道上,国际顶级奢侈品商店栉比鳞次。这里生活着看上去面目简单清朗、安安静静,却是全世界几乎最富有的人群。

瑞士:仿若梦游灵幻仙境【5】

历史上的瑞士命运多舛,饱受周边各国侵占与战乱之苦,资源贫瘠,国土面积小而高山阻隔,交通不便。直到近代19世纪,瑞士开始实行永久中立国策,大力发展金融、旅游,除传统畜牧业以外,众所周知的瑞士钟表精密仪器制造以及医药化工等都是世界领先。当托马斯给我们介绍瑞士时,他时不时接电话,神奇的是,他能在法语、德语、意大利语,当然还有英语、中文等语言之间随时切换。在瑞士,与德国接壤的区域是瑞士德语区,与法国接壤的区域是瑞士法语区,与意大利接壤的区域就是意大利语区了。每个区域的文化与生活习俗各异,但他们都很骄傲自己是瑞士人。瑞士一度将国民生产发展战略定位为服务欧洲的“欧洲乐园”,今天,它已然成为了经济发达、人均财富雄踞全球第一的国家。

瑞士:仿若梦游灵幻仙境【6】

由于早期受到欧洲贵族偏爱的影响,在今天,瑞士依然为全球明星、金融界、投资地产圈等高收入阶层人士青睐。与我同行的Allen是工作在上海的70后商业成功人士,他此次的瑞士之行几乎就是冲着高尔夫而去。他说,打高尔夫球本身的技术要求并不高,之所以风靡全球,因为打好一杆球其实最考验人的心理素质,而高尔夫球也是最讲究礼仪的运动,因此被称为贵族运动。成立于1905年的世界著名高尔夫俱乐部Crans-sur-Sierre就在克莱恩·蒙塔纳,每年,瑞士高尔夫球公开赛以及著名的欧米茄欧洲大师赛都在这里的18洞高尔夫球场举行。赛事期间,每天都像节日,吸引全世界高尔夫球迷赶来朝圣,包括很多像Allen一样的中国人。当然,Allen说,不必那么奢侈与顶级,能在提契诺(Ticino) Losone高尔夫球场打球已经非常享受!

瑞士:仿若梦游灵幻仙境【7】

在瑞士自驾是诸多国际演艺明星休闲的方式。如果经济宽裕,在Elite Rent点名要一辆茱莉娅·罗伯茨开过的玛莎拉蒂,或者驾一辆乔治·克鲁尼的保时捷敞篷,在瑞士乡间明媚的阳光下,一边飞驰,一边远望勃朗峰的白雪皑皑。情人行至Verzasca河谷,牵手走一遭五百年历史的萨尔蒂罗马拱桥吧,许一个愿,如有来世,做一回山涧碧水中的鱼,悠闲无忧,望彼岸痴男怨女缠绵缱绻。夜晚,漫天繁星,在欧洲最小的村庄Corippo宿留,提契诺典型的石窟TICINESE Losone餐厅已燃起风烛,酒醉有情人,高山流水,人在这里不惧怕岁月,千年不曾改变模样的石窗外,每逢春夏鲜花烂漫。

龙应台旅居瑞士的感受与我的走马观花必定不同,她讲述的欧洲,多半记述了她在日常生活里感受到的制度文化摩擦与隔阂,非常有趣也令人深思。我其实也深有感触。


瑞士:仿若梦游灵幻仙境【8】

在提契诺家蒂诺酒店集团下属的阿斯科纳酒店(Giardino Ascona)的花园酒廊,池塘里盛开着娇艳的睡莲,一杯意大利风味的甜酒与阳光的味道混合成淡淡又靡靡的慵懒心情。可是,托马斯有点紧张,因为他帮我们约见了瑞士劳力士表家族继承人之一的Daniel Borer先生,目前,他所属经营重点已由钟表转向旅游业。同样的转变也发生在托马斯所在的福尔特定制旅游(Fert Travel Designers)身上,多年前,这个公司在日内瓦做葡萄酒生意起家,如今,他们已在中高端旅游市场耕耘近百年,他们定制的旅行方式十分多元,甚至包括房地产投资和私人银行主题。所以,托马斯与丹尼尔的会见,对他来说很重要。会见前,他很严肃地和我们说,丹尼尔先生是真正的贵族,与他晚餐的时候,千万不要玩手机、拍饭菜和大声说笑……我们点头表示谨记。

瑞士:仿若梦游灵幻仙境【9】

有点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日内瓦威尔逊总统酒店,在这个各国总统政要以及王储经常下榻的酒店,云飞女士是酒店老总请来拓展中国市场的销售经理,当她接下一个中国百人入住的订单时,酒店上下工作人员既兴奋又紧张,云飞说,自己也怕。当100多位中国客人风尘仆仆出现在大堂时,云飞问候和欢迎了大家之后介绍说,威尔逊总统酒店是全世界各国的政府、财团和跨国企业高管非常喜欢的酒店,为了吸引更多的中国客人,酒店特意在餐食以及提供热水、洗漱用品、床品方面的服务照顾到了中国人的生活习惯,但是,“只有一点,请大家就当给我一个面子,一定注意在酒店公共场合控制谈话音量,不要吵到周围的客人”。她说出这句话后,100多位旅途劳累正在放松闲谈的中国朋友瞬间安静了下来,她很感动。

因为季节的关系,这次没有滑雪,遗憾没能在冰雪梦幻的仙境体验“飞翔”,也非常遗憾没有在家蒂诺阿斯科纳酒店(Giardino Ascona)享用由全欧洲最年轻的米其林二星厨师做的午餐,最遗憾的是,原以为古板、严肃的丹尼尔先生其实非常轻松、温和,我却因为行程紧张劳累而睡过头,让他久等,也没能与他简单告别,我觉得很失礼,希望他能谅解。听说,2015年夏,丹尼尔先生将在瑞士名城苏黎新开另一家精品酒店。家蒂诺酒店集团的酒店虽然昂贵,但所有的服务温馨、自然,就像一直戴了20多年老款劳力士手表的丹尼尔先生一样亲和。

瑞士之行仿若梦游灵幻仙境,虽有遗憾也很庆幸。短暂的他国观光,让我没有机会触碰像龙应台那般深刻。生活是荷塘,旅行是水面盛开最美的莲,我行走一路,浅浅推开又关上一扇又一扇窗,透过窗,看风景,迷蒙炫丽。

[编辑:叶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