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旅游频道  >  旅游情报站  >  美景
光雾山:红叶丹青绘桃源
2016-10-17 14:41 来源:成都日报

原标题:光雾山 红叶丹青绘桃源

光雾山位于秦巴山脉腹心,属于米仓山国家森林公园,属巴中市南江县,毗邻文化名城陕西省汉中,幅员820平方千米,最高海拔2507.6米,境内峰峦叠嶂,林海浩荡,洞穴幽深、山泉密布,无愧于“峨眉之秀,华山之险,武陵之怪,青城之幽”的评价。

秋风起,丹青尽染大巴山

学生时代读过欧阳修的笔下之“秋”,印象深刻:“其色惨淡,烟霏云敛;其容清明,天高日晶。”光雾山的秋与之全然不同。

“天之于物,春生秋实”。一到秋季,光雾山便是“山水丹青杂,烟云紫翠浮”。秋之浓烈,常深藏于山,犹如古镇巷子深处的坛酒酱香。南江之名有一种悠悠然柔情之美,而光雾山却有一股坦荡荡豪迈之气,这种豪放气度源自时间与秋风携手共舞,又漫山遍野地恣意挥毫的魄力。这里山峦重叠、沟壑纵横,褐色虬枝深深扎根于岩壁之中,而饱满的色彩则灵动跃然于枝叶之上。每一片山林便是一帧浓烈与秀美叠加的天然画卷,透着原始与古朴,夹着粗犷与雄浑。

经过夏季阳光与云雾的浸润,光雾山上树林灌木显得浓密而油亮。当来自北方的风越过秦岭,这层低调的油亮黛绿开始蜕变,逐渐向高调的热情烈焰华丽转身。绿色开始转向浅黄,浅黄开始变得金黄,接着是深黄、淡红、大红、火红……深秋的光雾山,远远一望,俨然是个巨大的调色盘,主色调是大红,浓烈得像火山口喷出的炽焰;次色调是金黄,耀眼得如雪山顶上怦然而动的日出。

光雾山的秋,五彩缤纷,浓而不艳,清雅秀逸。山里的秋风时常神秘莫测,重时如飞鹰俯冲,轻时如拂尘拭台。但往往在人们不经意间,或是一夜之间,山风就能把山头树冠点上各种色块,然后任凭云雾不断地参和、调制,再继续任由山风潇洒挥毫,直到把整片山林渲染成黄色、红色、橙色……榉木,深秋将它的叶子点染成金黄、橙色;槭树,秋风将它的叶子整体地染成中国红;落叶松,只要十月暖阳微微一露脸,那细细松针就开始幻化成金丝。还有枫树,还有许多说不上名字的树种,与厚重的秋色相伴而行。这样的秋色,不加任何修饰,无需精妙构图,全然是孩子们的随心涂鸦,是色块加水的随意漫漶,是每一个来到光雾山的人心底封存的天真烂漫的童话世界。

“巴山一夜风,木叶映天红”,光雾山分布着国内最大的红叶群,那片红叶大约也是中国乃至世界上最有气质的红,火红、品红、酒红、褚红、玫瑰红、紫红、金红,难怪外国的专家称道这里的红叶叫“金叶”,光雾山景区叫“金区”。只有在秋季,登高而极目远眺,我们才能享受到这“天高日晶”下红叶的视觉盛宴。如果欧阳修来过这里,先生还会说“秋之为状”“其色惨淡”么?

然而,只听“光雾山”之名,我们不难发现这个“金区”如同帝王面容,难得一见“其容清明”。传说光雾山曾山林茂密、郁郁葱葱。据史料记载:秦始皇修阿房宫时,川陕相连的大小巴山成了阿房宫木材的重要来源地,留下无声无色的模样,也留下了一个“光木山”的川语骂名。也有神话传说,千里眼、顺风耳两位神仙发现南江光雾山美景,玉帝得知后,怕众神仙不安分于天庭而私自下凡,便下圣旨,要严守秘密,令雾仙姑把美景关起来。雾仙姑奉旨用纱衣轻轻罩在光雾山上,从此,这里云雾升腾,不分春秋,无论阴晴,日日不绝,让光雾山从“清明”“日晶”的亮丽美景切换成白茫茫一片的天庭模样。只是这样一来,反倒使光雾山变得仙气缭绕、神秘莫测,让凡间的人们享受起仙境的神奇与闲逸来。其实,光雾山中的“光”字是四川方言,在普通话里,它是“全”“都”的意思。光雾山因主峰处在雪线之上,长年被云雾遮掩,罕见日光。有时,我宁愿相信这光雾山的得名是玉帝的功劳,而不是自然造化,如此才能让每一位来这里的人,满满地沾染山之灵气与秋之神韵。

红叶缠,十八月潭情绵延

当地人常说,“九寨看水,光雾看山”,走进山里,未必如此。我在山间行走时,虽然看不到云雾缭绕,却能领略云雾的温润,仿佛从空气中随意抓上一把,掌心就能捏出水来。正如当地山歌里唱的:“哥在山中抓把雾,轻轻捏出数滴水;妹在山中唱支歌,甜得满山细雨飞。”于是在春华秋实的时光荏苒中,在丰盈的秋色覆盖之下,山间的十八月潭悄无声息地长成了,像是“长在闺中人未识”的小姑娘。水生瀑、瀑成潭、潭连瀑,秋色映水,瀑潭连珠,红叶盘旋,景之巧妙,韵之悠长,大凡只有身临其境,才能真切体会。

十八月潭,安静地仰卧在山间密林深处的珍珠沟,长约3.5公里。溪流相连的十八个瀑潭,恍若神造仙成,每个潭形似月桂,大都有一相对映照的瀑布。这再一次让我觉得,光雾山似乎是天上玉帝的后花园。溯珍珠沟而北上,“梦月”“望月”“追月”“奔月”……听一听这潭的名字,便知是仙女下凡。

岁月以难以预料的方式,在大山里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刻痕。珍珠沟,河床是清一色的花岗石,坚硬如铁,犹如川陕汉子的性格。褐色的岩石下黏着一簇簇薄薄的青苔,淌着晶莹剔透的溪水,时而平缓静谧,时而湍急躁动。大大小小的水潭,似颗颗珍珠缀成的长长珠链;沿沟飞泻的瀑流,是串串珠帘缠在一起摇曳。镜头慢曝之下,动态的溪水又悄无声息地演化成宁静安详的洁白蚕丝,一团团缠绕在花岗岩的周围,又一缕缕斜挂在坡面上,貌似一个个柔情女子舞动双臂,用玉手浣纱洗尘。水潭深处,红叶在流水之间形成了一个个漩涡,慢慢地,又围绕成一颗颗红心。山岩与水潭,水潭与红叶,如此缠绵,令人动容。

此刻,黑色石面上又落满了红色、橙色的树叶,仿佛是来给溪水作陪衬的,又好像是来与溪水争宠的。历经一个多月的时光流淌,从树冠的五彩斑斓,到山野的层林尽染;从枝头的百媚千娇,到丛林的万叶飘丹,光雾山里的红叶演奏了一曲完美的火红交响,又跳完了一段被高高托举又轻轻放下的芭蕾舞蹈,行似舞台落幕前庄严的谢幕。

“疑是仙境非人间,沉醉花丛不思返。”在山间栈道上慢慢地前行,清流凝飞瀑,银珠落磐石;秋风潜月潭,红叶情绵绵。周围的一切——溪涧、山林、岩石、红叶,都似乎具有超越自然的力量,把我深深地淹没在沟壑林间。这般凝重的秋,这样迷人的秋,把我锁进了一个根本就不想挣脱的季节。

道曲折,金戈铁马写春秋

走进光雾山,历史遗迹会跟随着你的脚步接踵而来。米仓古道横贯光雾山景区南北,通向远古时代,是由殷代诸侯国“方”(又称“巴方”)的巴人在夏末商初时开通,距今约3500年,从古巴国(今巴中)出发,越过米仓山北,到达陕西古梁州,后延伸到汉中。米仓古道是“石牛道”(即古蜀道)未开通之前唯一一条川陕通道,又名“巴岭路”,是我国最早的国道。哦,原来我们一不小心就已经踏进了历史上的“洪荒”之道。同行者一路打趣:秋日里在古道上驻足凝神,容易“念天地之悠悠”“发思古之幽情”。这话不无道理,我还真顾盼着“古道西风瘦马”的身影从蜀门秦关而来,然后带我东探牟阳故城,西访“寒溪”“截贤”。

公元前206年冬,汉王刘邦实施“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战略,令韩信动用数万汉军和工匠,在今米仓山、香炉山两山环抱、古木掩映的大坝,修建了一座木石城,地处南郑牟山之南,故名牟阳城,韩信在此秘密厉兵秣马,又率十万汉军从此走向金戈铁马。不过,就在此间,他遭遇一次“信任危机”,负气离城夜走。萧何月下策马急追,写下一段求贤佳话,也留下了光雾山千古流芳的山水景观——寒溪河、截贤驿。韩信、萧何由此别过,竟成永诀。

三国时期,诸葛亮看中牟阳城,屯粮练兵,把米仓山下的山坳做成天然大粮仓,平坦的大坝响彻蜀军将士的刺杀呐喊声。清亮的溪流依旧欢快,而丞相却忧心忡忡。羽扇轻摇掩不住蜀都的风雨飘摇,而深邃目光却依旧折射出北定中原的执着锋芒……终于,丞相按捺不住,毅然率军出山,这一走便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编辑:唐丽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