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旅游频道  >  新闻资讯
黑水野百合:伫立在高原上的幸福之花
2017-06-16 11:30 来源:四川新闻网

原标题:岷江百合:伫立在高原上的幸福之花

□ 闻钊强

百合花是美好的象征,百年好合,百事合意!岷江野百合有帝王百合、千叶百合的称谓,在百合花的众多种属中特别为人所垂青。一百多年前,英国植物学家威尔逊将岷江百合引种到欧美,自此为世人注目。

野百合的花语及代表意义:幸福又将回来。在岷江上游的阿坝黑水,在猛河边的悬崖峭壁上,黑水百合率真而任性地开放,预告春天已经到来。百合花沿着河谷从色尔古河坝慢慢向高处攀越,越是高的地方越需要耐心。当春风吹遍了黑水,在麻窝、龙坝,在芦花镇、知木林乡的山间悬崖边,在灌木和荆棘林中,野百合花那纯粹洁白的身姿,正傲然挺立。

岷江河谷的野百合

成都平原进入夏天后,川西高原却刚进入春天。自四五月开始,春风吹绿了阿坝,各种野花竞相开放。在五彩缤纷的花的海洋中,有一种花洁白高挑、风姿绰约,婀娜的身姿楚楚动人,这就是岷江野百合花。同高山杜鹃、绿绒蒿等高原上特有的花卉一样,百合花因珍贵难得而引人注目。高山杜鹃在公路两旁随处可见,但百合花、绿绒蒿却不会轻易得见。

不管是在岷江下游的汶川、理县等地,还是沿着岷江河谷溯流而上,在茂县、马尔康和黑水等,百合花往往开放在山崖边、峭壁旁,散落在人们不经意之处。与高山杜鹃花不同,百合花没有杜鹃花那样繁盛艳丽,其植株高挑而有些孤傲。如果不是特别寻幽探访,一般很难见到它们那疏落而有些孤零的身影。

岷江野百合植株高挑,一米以上常见,单株或茎上分枝的鳞茎为球形或长球形,花形为喇叭形。常见百合花为乳白色,花瓣外略带紫色,单生或几朵排列成伞形,极具观赏价值。偶尔,在低矮的灌木丛及石缝中也可发现它们的倩影,即使是薄瘠的土壤,只要有充足的水分,它们一样也会生长。因为它根茎发达,在杂草灌木丛中也能拔高出众,赢得阳光,在陡坡山崖上成长并开放出美丽的花朵。

这种被当地人叫做喇叭花的百合花,花开时如姑娘们的裙摆,迎风而立。一阵山雨过后,青翠欲滴,椭圆形的六片洁白的花瓣呈淡淡的紫色,清香扑鼻,沁人心脾。当花瓣完全绽放、全缘突起时,花瓣正中的花蕊如一群睡着的小天使;微风轻袭时百合花如女孩子们的裙子,在风中摇曳,纯洁可爱。

植物学上的百合属全世界约有八十种左右,在北温带和亚热带山地均可见它的身影。我国的百合种属有四十种左右(含变种),四川就有二十多种,包括野生百合和人工种植百合。古人曾有描述:“接叶多重,花无异色,含露低垂,从风偃柳”。

同时,因为百合的药用价值,我国人工栽培百合的历史也非常悠久。汉代医药家张仲景的《金匮要略》有专门的“百合篇”,详细讲述了百合的药用价值,百合可补中益气、治邪气腹胀及支气管扩张等;此外,过去在岷江河谷两岸,还有将百合鳞茎直接蒸食或提取淀粉食用的,除药用外,它的营养价值亦较高。

百合花与威尔逊

百合花又有帝王百合、千叶百合等称谓。圣洁的百合花在西方文化中曾是王权和王室的象征。欧洲自中世纪后,圣洁的百合花图案在基督教等宗教中广泛使用,特别是法国,圣母玛利亚及与之相关的百合花图案一直备受尊崇,是王室和国王的图徽,直到法国大革命,百合花旗才被三色旗所取代。这是百合花被称为王者之花或帝王之花的历史渊源。

百合花在欧洲一直广为种植,是欧美园林中重要的球根花卉。中国的岷江百合在世界上为人所熟知,却是因为一个叫欧内斯特·亨利·威尔逊的英国植物学家。威尔逊(Wilson)应是第一个发现岷江百合的西方人。关于威尔逊与岷江百合的故事,植物学家印开蒲先生曾谈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威尔逊逝世70周年,英国皇家园艺协会组织考察队到我国西部考察,汽车经过岷江河谷,一处悬崖上盛开的野百合花进入了考察队的视线,他们惊呼道:“Stop!”“Regallily!”“Wilson!”(停车!帝王百合!威尔逊!)他们停车后即奔向悬崖上的野百合,并不停地拍照。

威尔逊曾四次到中国,并与岷江百合结下了不解之缘。1899年威尔逊开始中国西部之行,成为“打开中国西部花园的人”。但更让他惊奇的是岷江野百合,它强健的生命力让这位植物学家赞叹不已,他曾在笔记中写下了对岷江百合的赞美之词:它香气芬芳,使我心醉。它是神恩赐给我们的礼物。

威尔逊在岷江河谷发现了“百合之王”:地上株茎高达两米左右,硕大的白色花朵散发出阵阵沁人心脾的香气。1908年威尔逊试图将岷江百合引种到欧洲,在邮寄途中因鳞茎腐烂而未能成功。1910年,威尔逊终于将岷江百合成功引种到欧美,欧美园艺专家利用这批岷江野生百合原种与欧洲百合进行远缘杂交育种,强健的岷江野百合为欧洲庭院中的百合花注入了新基因,“帝王百合”再放异彩。

幸福之花:黑水百合

岷江上游的黑水,河谷深切,因海拔较高百合花开花得较晚,当下游的都江堰、汶川、理县等地的百合已差不多开放完毕后,黑水百合才进入它自己的春天。在黑水河、毛儿盖河、小黑水河以及岷江上游纵横交错的数十条溪流边、山崖上,都可发现它们的身影,花开时洁白莹亮,疏落有致,傲然挺立在这迟到的春天里。

在河坝低地百合花最先开放。色尔古河坝海拔不到1800米,百合花也最先在这里打开自己动人的花苞。跟随着春天的脚步,百合花沿着河谷从色尔古藏寨周围的山坡峭壁,慢慢向高处攀越。所谓高处不胜寒,海拔越高它开得越慢,越是高的地方越需要耐心。当春风吹遍了黑水,在麻窝、龙坝,在芦花镇、知木林乡的山间悬崖边,灌木和荆棘林中,野百合开始竞相绽放了。

即使在高山之上,虽然它开得相对较晚,但一样会如约而至,应时而开,显露出洁白而高贵的身姿。在黑水澄澈透明的蓝天白云之下,百合花最先迎着朝阳,在晨曦中展现它美丽的花朵;在正午的灿烂阳光下,它随风摇曳的花姿如少女起舞,充满了喜悦,纯洁美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夕阳中她又静谧恬淡,充满了爱的温馨。黑水野百合更带有猛河的气质和底蕴,野趣盎然中多了一丝潇洒与不羁,坚韧与执着。

岷江上游的天雨罡风滋润着黑水百合,在猛河边那些悬崖峭壁上,黑水百合坦然率真地开放,宣告春天已经到来。正如百合花的花语一样,现在,“幸福又将回来”。黑水百合已不仅只停留在观赏价值上,在黑水瓦钵乡,百合种植作为精准扶贫的一项重要内容,把旅游观赏与经济效益结合起来,开始成为当地村民致富的一种重要方式。成片成亩的百合花,开放时灿若云霓,孤单的野百合似乎找到了自己的归宿。或许这才是人们一直想象的但从未实现的,那真正的“百合花谷地”。

林清玄有一篇写百合花的散文:在一个偏僻遥远的山谷里,有一个高达数千尺的断崖。不知道什么时候,断崖边上长出了一株小小的百合。百合刚刚诞生的时候,长得和杂草一模一样,但它心里知道自己并不是一株野草,它内心深处有一个执着的念头:“我是一株百合,不是一株野草!能证明我是百合的方法就是开出美丽的花朵。” 

野百合努力地吸收水分和阳光,深深地扎根,挺直着胸膛。在野草和蜂蝶的鄙夷下,努力地释放内心的能量。终于在一个春天的早晨,它开花了。于是那美丽的野百合,成了断崖上最绝美的风景。而只有在岷江上游的黑水,才能随处可见那“数千尺的断崖”,在这平均海拔三千米左右的嘉绒藏乡,那随处开放的百合花,带着清晨晶莹的露珠,似乎是喜极而泣,发出晶莹而热烈的光芒。(四川经济日报)

[编辑:唐丽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