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旅游频道  >  新闻资讯
草堂馆长刘洪:探索多种文化艺术跨界交流的新型书法展
2018-04-08 10:02 来源:四川新闻网旅游频道综合

“灵韵淳风”姚德淳书法作品展在杜甫草堂开展,揭秘姚德淳写意都市隐者的笔墨人生。17位四川诗人代表作印制在服装上引发游客点赞,诗歌唐装旗袍秀打出成都诗会新品牌.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我们每一个生活在都市喧嚣中的现代人,无一不向往着五柳先生笔下的世外桃源。在成都,就有这样一位“隐世”的高人,他在城市的钢筋水凝中结起一座小小的“竹庐”,居住其中,享受着自然的美好。他就是著名书法家姚德淳先生。

  2018年4月6日下午,“诗歌书法服装的共振”17位四川诗人代表作草堂分享会暨“灵韵淳风”姚德淳书法作品展,在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震撼亮相。之所以用“震撼”二字,是因为此次姚德淳书法作品展,区别于以往任何一场书法展览或者画展,首次将诗歌、书法、服装整合为一次多种艺术交融的草堂雅集。而17位参会诗人的代表诗作,姚德淳不仅写成书法作品,还印制在唐装和旗袍之上同时展出,让观者大开眼界、脑洞大开。

 此次草堂雅集,除了传承天府文化,弘扬诗圣精神,展示华服之美,赏析书法之道,选择在清明节期间举办还有一个特别意义:清明祭祖忆家风,草堂诗书传家训。

 草堂馆长刘洪:探索多种文化艺术跨界交流的新型书法展

 姚德淳,蜀地小楷大家,号百纳馆主、竹庐主人,幼承庭训,四岁习书,迄今五十二载。精于楷书,擅长行书,兼习草、隶、篆诸体,其书秉承传统,追求宁静淡雅。所书小楷作品《金刚经》石刻被石经寺永久收藏;小楷作品《六祖坛经》填补了该经历代无书家书写之空白,深受佛教界、书法界好评。书法大师启功曾赞姚氏书法:“阁下之书法极见功力,深堪佩服”。

 “书法因互鉴而明亮。诗歌因吟唱而常新。服装因得韵而雅致。交流,碰撞,革新,正是此次策划 ‘诗歌书法服装的共振’17位四川诗人代表作草堂分享会暨‘灵韵淳风’姚德淳书法作品展,探索多种文化艺术跨界交流而期待碰撞出的一种与众不同的共鸣。”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馆长刘洪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草堂艺术中心成立之后的首场大型文化活动,旨在:传承天府文化,弘扬诗圣精神,展示华服之美,赏析书法之道。

  刘洪馆长说,草堂这次隆重策划推出的“灵韵淳风”姚德淳书法作品展,可见姚德淳善用姚氏欧体楷书勾连古今之现实,长于苏体行书落笔走游龙写意无限事。“这批姚德淳书法新作,笔墨深处,藏匿着姚德淳淡泊名利之心,隐士出山之雅。一同陈列的还有根据姚德淳书法印制的唐装、旗袍。堪称一次用姚德淳书法打通诗歌和服装这两种艺术任督二脉神韵的新型书法作品展,既有古朴淳风,也有当代灵韵。”刘洪馆长告诉记者,本次展览主角姚德淳,在草堂诗圣高地并不寒冷,因为姚德淳身后,还站着李亚伟、李自国、靳晓静、潇潇、牛放、凸凹、向以鲜、喻言、陶春、刘泽球、杨宗鸿、王丽、唐蔓琳、鲁娟、钟渔、甘汶灵、彭志强等17位四川代表诗人,彰显了当代各界文人传承古代文人雅集的三雅之事,即:雅书、雅诗、雅服。“更重要的是,这次草堂雅集也诞生了新鲜的文创艺术品。书法中的诗歌,服装上的书法,可谓互为文创艺术品。在成都建设西部文创中心的当下,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还将通过草堂艺术中心2018年度系列文化活动为支点,努力策划创造更多有创意的文创艺术品,与热爱杜甫草堂的海内外游客分享。”

 书法家姚德淳:期望让更多人领略到传统文化的魅力

 谈到这场“诗歌书法服装的共振”草堂雅集活动,姚德淳表示,这是一次全新的尝试,以前几乎没有用毛笔字书写过现代诗,而是以古诗居多。考虑到现代诗多长短句的形式,姚德淳采取了古人的书信体来表现,书写了17位参会的四川诗人诗歌代表作。同时,书信体是古人所有文体中感情最自然的一种,古往今来最有名的书法作品,无论是王羲之的《兰亭序》还是颜真卿的《祭侄文稿》,无一不是作者的真情流露。

据了解,杜甫草堂博物馆于4月6日举办的这场名为“灵韵淳风”的姚德淳书法作品展,最核心的专题展览是姚德淳书写17位参会四川诗人诗歌代表作17件,包括著名诗人李亚伟的《深杯》、李自国的《梅花帖》、靳晓静的《一堆篝火》、潇潇的《我的四川我的故乡》、凸凹的《蚯蚓之舞》、向以鲜的《割玻璃的人》、牛放的《日格则漂流码头》、彭志强的《秋风破》、陶春的《逻辑》、刘泽球的《河水和光》、杨宗鸿的《报名》、喻言的《天空是一块巨大的墓地》、唐蔓琳的《遇见》、鲁娟的《旧时光》、钟渔的《她爱着更宽广的人群与空气》、王丽的《当一切静止之后》、甘汶灵的《秋分》。数量最大的专题展览,则是历代名人的家训家规书法,高达87件。深爱杜甫诗歌的姚德淳,还特地书写了《茅屋为秋风所破歌》《秋兴》(八首)、《三吏三别》《杜甫五言诗十首》等诗圣杜甫代表诗作参展。还有一部分是国家教育部规定中小学必读国学经典,如《三字经》《弟子规》《孙子兵法》《大学》《中庸》,以及《历代名人咏成都百首最美诗词》《灵韵淳风(甘汶灵诗词抄)》等。姚德淳告诉记者,他希望通过这次“传承天府文化,弘扬诗圣精神”的书法展,让更多人领略到传统文化的魅力。

 参会诗人李亚伟:这是一次让诗歌多元化传播的草堂雅集

 “这是一次让诗歌多元化传播的草堂雅集。我之所以乐意参加这次活动,就是看好这个新鲜的策划。长期以来,诗歌都很小圈子化。尽管这几年诗歌活动很多很热闹,但是真正能传播更深远的诗会太少。”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闻名全国的诗人李亚伟,如此评价这次草堂雅集。李亚伟说,人们一谈到他的诗歌代表作就会提及《中文系》,但是他更想让更多人看到自己诗歌的变化,比如他这次选送的《深杯》就是自己认为的诗歌代表作。

   去年出版《诗藏》引起不小反响的著名作家、《四川文学》主编牛放,长期以来长于散文和书法,这次则把《日格则漂流码头》当作诗歌代表作参会。“让书法和服装多种艺术传播诗歌,这样的诗会形式很特别,给了诗人充分的尊重。我必须选这首佳作,与大家分享。”

   著名诗人凸凹则表示,写诗多年,但真正被大家公认的代表作则是他的《蚯蚓之舞》。“这么盛大的草堂诗会,我期待《蚯蚓之舞》能让广大市民观众也能产生共鸣。”

   著名诗人向以鲜这次选送的参会诗作是《割玻璃的人》,此诗也是诗坛最早认定为向以鲜代表作的早期作品。向以鲜说,《割玻璃的人》至今都有很大的影响力,这次被写成书法,并且印制成为服装,颇有纪念意义。

延展阅读:

被书法大师启功点赞的姚德淳的都市隐者笔墨人生

“精于楷书,擅长行书,兼习草、隶、篆诸体”,这是书法界对姚德淳的评价之一。书法大师、已故前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启功,曾赞姚氏书法 “阁下之书法极见功力,深堪佩服”,更让姚德淳的书法声名远播。

 我们常说“字如其人”,每位书法家或许因为性格或环境的关系,都有一两门特别擅长的书体。但事实上,书法家并不能够只单一地习练一种书体,所谓“触类旁通”“举一反三”,这也是姚德淳在书法道路上努力兼习诸体的原因。

而说到最擅长的小楷,则要追溯到姚德淳人生中的第一本字帖——唐人钟绍京的小楷《灵飞经》。年近花甲的姚德淳,至今仍对高中时第一次见到《灵飞经》时的情景难以忘怀,“这世间居然有这么好的字!”此后,姚德淳以《灵飞经》为摹本,练就了一手优美的小楷。后来,姚德淳又告诉记者另一个原因,因为当年纸、墨有限,要尽可能珍惜,所以习练小楷成为最好的选择。

人一生的精力有限,除非天赋异禀,普通人很难做到面面俱到。姚德淳为自己这条书法道路选择的最终目标,就是精研最擅长的小楷,要将其做到极致。不过,在教授学生时,姚德淳心中又有另一套方案。

将古人各种法帖放在学生面前,每人选择自己最喜欢的一种书体,有喜欢篆书的学生,就让他从篆书开始学起,喜欢隶书的学生就从隶书开始学起,喜欢唐楷的就从唐楷学起。没有门派之见,让学生自己选择自己的书法道路,三千年前孔老夫子提倡的“因材施教”的方法,在姚德淳这里得到了完美诠释。

当然,能想出这样先进的教学方法,与姚德淳从小的书法道路也有莫大关系。

 姚氏家风淳朴,自幼苦习书法

 1962年,姚德淳出生在川北西充凤凰山下多扶镇的姚家大院。西充人历来重视文化与教育,三国时代蜀汉著名学者、《三国志》作者陈寿的老师谯周就是西充人;到了近代,著名爱国人士、教育家张澜也是从这里走出来。

这样浓厚的文化氛围,深深感染了姚家人。虽然姚德淳的爷爷和父亲读书不多,但都练就了一手好字。姚德淳三岁左右,父亲开始用粉笔在晒坝上一笔一划地教他认字、写字,发现小小的孩子很有天赋。于是,四岁半时,姚德淳正式开始学习毛笔书法。

姚德淳童年时,家里条件较为艰苦,买不起太多墨汁、宣纸以及好看的砚台,只好利用身边的各种材料因地制宜,抓紧一切时间练字。有时候,将打碎的碗翻转过来,用碗底的一点小空间当作砚台;在山坡上放牛休息的时候,就捡一根树枝,在沙地或泥地里一笔一划地慢慢练习;在家里做饭时,需要拉风箱烧火,又拿起火钳在地上写写画画。

姚德淳不禁感叹,之所以能在如此艰难的环境中坚持下来,还是因为热爱。这些练习,让他收获最多的是对字体的间架结构有了很好的认识,另外在反复的练习中,也对每个字有了自己的认识和体会,这在今后的书法练习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当然,姚德淳先生也告诉记者,现代人有了更好的条件练字,就没有必要再去重复这些“土办法”,但一定要发自肺腑的热爱,才能将这件事做好。

 得遇名师启功,书法进步神速

 在姚德淳的书法道路上,有两个绕不过去的名字——刘奇晋与启功。刘奇晋先生家学渊源,是中国著名书法家,现任四川省文史研究馆馆员、四川省书学学会副会长等职;启功先生更是国内外公认的书画大家、文物鉴定家、国学大师。两位的指导,让姚德淳一生都受益匪浅。

1983年,姚德淳调至四川省水利厅工作。两年后,他经人介绍加入了成都市西城区(当时成都市划分为西城与东城两区)文化馆组织的书法兴趣小组。当时,这个书法组在全国颇有影响力,请来国内许多书法家为组员授课,全国各地书法爱好者慕名而来,相互交流学习,刘奇晋正好是该书法组的负责人。姚德淳在书法小组的活动中,对刘奇晋的书品、人品耳濡目染,受益颇多。数年后,姚德淳终于得偿所愿,正式拜刘奇晋为师,书法造诣更是突飞猛进。

若说与刘奇晋的相识属于水到渠成,那么与启功先生的交往则是一段“因祸得福”的机缘。

1988年底,四川省展览馆为举办四川省首届硬笔书法展,特意请启功先生题写了展览名,哪知启功先生不是用钢笔写的这些字,而是用的当时还不太常见的日产签字笔。当时,负责装裱这幅字的人正是姚德淳的弟弟姚德维。兄弟俩小心翼翼,特地多加了几倍矾固色,没想到最终字迹还是晕染了。此时离开展还有两三日,再请启功先生题字已经来不及,姚德淳只好凭着他对先生字迹的了解,硬着头皮模仿了一幅。原打算等展览结束,再向主办方“负荆请罪”,谁知展览时被观众发现,先生的印鉴是贴上去的。无论姚德淳怎样解释,主办方仍不依不饶,要与之对簿公堂。无奈之下,姚德淳用小楷给启功写了一封长信,详述了事件的原委,期望能得到先生原谅。

令姚德淳没想到的是,启功在收到信件的当天晚上就给他回了信,不仅大度地原谅了他的做法,还对他的书法给予了充分肯定。后来,姚德淳去北京出差,又到启功家里拜访了数次,当面接受先生的点拨与指导,受益终生。

“百衲馆主”,到“竹庐主人”

 除了两位恩师,谈到最喜欢的书法家,姚德淳列出了一份长名单:王羲之、王献之、欧阳询、苏轼、米芾……他特意提到,用现在时髦的说法,他算是一名“苏粉”。苏东坡是中国历史上难得一遇的天才文人,他随遇而安的旷达性格,更是成为历代文人的精神追求。苏东坡爱竹,他曾在《於潜僧绿筠轩》中写道:“宁可食无肉,不可使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姚德淳与自己的偶像一样,从小在竹林边长大,对竹有着深厚的感情,因此在自己的小小庭院中也栽种了数十株竹,从此自号为“竹庐主人”。

其实在此之前,他还给自己取过一个号——“百衲馆主”。这是因为他曾收藏过一套由张元济先生主编、商务印书馆印制的百衲本《二十四史》。这套珍贵的书籍被他收藏在一个楠木箱子里,可惜后来因为搬家,不得不忍痛将这套书卖掉,百衲本既无,“百衲馆主”自然成为虚号。

“百纳馆主”到“竹庐主人”,无不彰显出姚德淳深厚的文史功底与热爱自然的性格。

 

(图文由杜甫草堂提供)

 

 

[编辑:龙秋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