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旅游频道  >  新闻资讯
四姑娘山的盆景滩
2018-10-16 11:09 来源:华西都市报

四姑娘山的双桥沟有个盆景滩,河塘里的枯树,以乱取胜,俏丽多姿,体现着神秘,彰显着大美。过去有很多人,称盆景滩为枯树滩。

相传,有一位赶马人,名叫雍仲尔甲,他听说二姑娘变成了一座山峰以后,心里万分悲痛。每次驮脚赶马来到枯树滩,他总要种下一棵小柏树,以寄托对二姑娘的思念,并用自己的泪水浇灌树苗,天长日久,小柏树长成了森林,枝繁叶茂,且充满了灵性。而生长在这些小柏树上面的树木,尽管吸天地之灵气,采日月之光华,却依然难成大器。于是,树们感慨柏林的馈赠,也感慨驮脚汉的痴情,在一个漆黑之夜,便悄悄终结了自己的生命,成为了让人们尽心赏悦的一道靓丽的风景。

传说特别可爱。在情谊如山的河塘中央,我看见耸立不倒的千年沙棘树,宛若一尊尊逎健的仙翁,历经岁月变迁,历经沧海桑田,在如瑶池般的河塘中守望与梦想着,安度流年。脚下的泥地,深不见底,固守着三秋的念想;身边的荣光,斑驳陆离,浸染着域内的凡霜。群山如黛,坚挺日月,还有轻盈的听风者、追梦者,不忘笔力走心,绘就海市蜃楼。

当日,我好像蝼蚁一只,看不见鸟鸣山幽的盛景,听不见鹰击长空的呐喊,我在悠长而又曲蜿的木制栈道上梦游,希望蓝天叩开我的心扉,希望白云舒卷我的诗绪。我情不自禁地想要停下来,去侧望近处的塘水清流、远处的桥墩静息。我羡慕眸宇的景致,很重要的一点,是它们有累月经年的薄雾浓岚作伴,春已灵动、夏更悠游,秋染金光、冬披银霜,好一派生机盎然的情趣啊。

盆景滩四季声名鹊起,大概已有数十年的光景。盆景滩的周边,如若登高望远,似乎天堂的丰盛也触手可及。当然,我的神游也会功败垂成。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好友叫我去合影留念。他说,在你们这儿,春季的绚烂,夏季的流苏,秋季的丰彩,冬季的味道,都能引起人们无限的遐想与向往……

正谈话间,一阵微风拂来,水面泛起涟漪,煞是好看。身边另一位来自安徽的作家说,你们这里的冬天,肯定好玩:刚才我们看到的瀑布,将是冰瀑;现在我们看到的湖面,将成冰面;再看周围,银装素裹,山水共色,蓝天白云,雪山草甸,老树昏鸦,层层叠叠,叠叠层层,将构成一片多么圣洁而又浪漫的世界。

说实话,盆景滩真是四姑娘山之双桥沟景区内的一大看点,它的曼妙,还不仅仅是,它有如此可爱的四季。我还能隐隐约约地感知到,这里一定是美术家的摇篮之所、音乐家的栖身之地、摄影家的静立之畔,他们时常会聚集在这里,各取所需,纵情绽放内心不含丝毫杂质的奇思与妙想。

当日的远山,夕阳穿透温暖。盆景之上,碧空如洗,万里无云。站在盆景滩岸边,倏忽间,我忆起了在1908年6月,英国植物学家爱尔勒斯特·亨利·威尔逊先生翻越巴郎山,来到小金县,我想,如果他老人家也莅临了四姑娘山之双桥沟,也来到这块河滩边考察、游览或探险,该是怎样的心境呢,该留下怎样华美的树骨、风骨。或如:前些年,日本著名摄影家大川健三先生,借用一支绿绒蒿,就玉成了四姑娘山最光鲜的绝片。

四姑娘山的双桥沟有个盆景滩,河塘里的枯树,以乱取胜,俏丽多姿,体现着神秘,彰显着大美。过去有很多人,称盆景滩为枯树滩。

相传,有一位赶马人,名叫雍仲尔甲,他听说二姑娘变成了一座山峰以后,心里万分悲痛。每次驮脚赶马来到枯树滩,他总要种下一棵小柏树,以寄托对二姑娘的思念,并用自己的泪水浇灌树苗,天长日久,小柏树长成了森林,枝繁叶茂,且充满了灵性。而生长在这些小柏树上面的树木,尽管吸天地之灵气,采日月之光华,却依然难成大器。于是,树们感慨柏林的馈赠,也感慨驮脚汉的痴情,在一个漆黑之夜,便悄悄终结了自己的生命,成为了让人们尽心赏悦的一道靓丽的风景。

传说特别可爱。在情谊如山的河塘中央,我看见耸立不倒的千年沙棘树,宛若一尊尊逎健的仙翁,历经岁月变迁,历经沧海桑田,在如瑶池般的河塘中守望与梦想着,安度流年。脚下的泥地,深不见底,固守着三秋的念想;身边的荣光,斑驳陆离,浸染着域内的凡霜。群山如黛,坚挺日月,还有轻盈的听风者、追梦者,不忘笔力走心,绘就海市蜃楼。

当日,我好像蝼蚁一只,看不见鸟鸣山幽的盛景,听不见鹰击长空的呐喊,我在悠长而又曲蜿的木制栈道上梦游,希望蓝天叩开我的心扉,希望白云舒卷我的诗绪。我情不自禁地想要停下来,去侧望近处的塘水清流、远处的桥墩静息。我羡慕眸宇的景致,很重要的一点,是它们有累月经年的薄雾浓岚作伴,春已灵动、夏更悠游,秋染金光、冬披银霜,好一派生机盎然的情趣啊。

盆景滩四季声名鹊起,大概已有数十年的光景。盆景滩的周边,如若登高望远,似乎天堂的丰盛也触手可及。当然,我的神游也会功败垂成。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好友叫我去合影留念。他说,在你们这儿,春季的绚烂,夏季的流苏,秋季的丰彩,冬季的味道,都能引起人们无限的遐想与向往……

正谈话间,一阵微风拂来,水面泛起涟漪,煞是好看。身边另一位来自安徽的作家说,你们这里的冬天,肯定好玩:刚才我们看到的瀑布,将是冰瀑;现在我们看到的湖面,将成冰面;再看周围,银装素裹,山水共色,蓝天白云,雪山草甸,老树昏鸦,层层叠叠,叠叠层层,将构成一片多么圣洁而又浪漫的世界。

说实话,盆景滩真是四姑娘山之双桥沟景区内的一大看点,它的曼妙,还不仅仅是,它有如此可爱的四季。我还能隐隐约约地感知到,这里一定是美术家的摇篮之所、音乐家的栖身之地、摄影家的静立之畔,他们时常会聚集在这里,各取所需,纵情绽放内心不含丝毫杂质的奇思与妙想。

当日的远山,夕阳穿透温暖。盆景之上,碧空如洗,万里无云。站在盆景滩岸边,倏忽间,我忆起了在1908年6月,英国植物学家爱尔勒斯特·亨利·威尔逊先生翻越巴郎山,来到小金县,我想,如果他老人家也莅临了四姑娘山之双桥沟,也来到这块河滩边考察、游览或探险,该是怎样的心境呢,该留下怎样华美的树骨、风骨。或如:前些年,日本著名摄影家大川健三先生,借用一支绿绒蒿,就玉成了四姑娘山最光鲜的绝片。

 

[编辑:龙秋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