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旅游频道  >  新闻资讯
秋天的亚拉雪山
2018-11-12 11:10 来源:成都日报

“万美之中秋为最”。唐诗说“万叶秋声里,千家落照时”,换一个词,“万叶秋声里,雪山落照时”则正好是我们眼中亚拉雪山的写照。秋水与彩林、晨霭与夕落,我们变换着角度等候亚拉雪山的日出与日落,我们一路追逐着光影,寻找大自然最美丽的瞬间,我们一路用GPS、罗盘、测距仪、纸笔、相机、摄像机记录着每个地质景观的特征参数,观察大地在地史长河中的细微变化。

穿越U形谷

车子停在一片红杉林,马夫更都已经到了。为我们准备的马匹也到了,就放在红树林吃草。让他找的另一个马夫是他的儿子,12岁。这使我们每匹马多花了20元,我禁不住笑了。

本来要的是四匹马,更都牵来了五匹。他说,多带一匹,有人走不动了就骑,如果没人骑不用给钱。更都虽深居大山,但很精明。果然马队才没入林子,所有的马背上都坐着队员,包括那匹多出的马。

红杉林到姐妹湖有8公里路程。最先翻越的是一个高差近300米的冰川终碛堤。这是古冰川运动搬运而来的物质,停积形成的堤状地貌。在地质学上,可以通过对它的研究来确定古冰川的期次和冰川曾经到达的位置。

我是唯一徒步的,背着摄影包,穿行在丛林中,一片红杉林后是另一片高山栎类林。这种常绿硬叶植物,形态以灌木为主。在灌木林中,分布着许多冰川漂砾,这种古冰川从远处带来的外来岩石也是古冰川曾经到达的证据。

越过冰川终碛堤,我已经看到干尔隆柯东支沟完整地出现在远端,这是一条十分典型的冰川U形谷。这是U形河谷地貌,底部平坦,两侧谷坡呈弧形,远观极像滑板比赛用的半管赛道。这是冰川运动时对两侧和底部的岩层进行刨蚀形成。这种U形河谷在高海拔地带较为常见,而且往往会成为美景的荟萃地。比如九寨沟的瀑湖景观和黄龙的钙华景观便是在早期的冰川U形谷中发育而成。再比如四姑娘山的双桥沟、亚丁的蓝月山谷也都是冰川U形谷的经典。

再往上走,地貌突然变得平坦宽阔起来。不知不觉中,我们也进入了这条沟的U形河谷段。亚拉雪山在我们的右侧,那是太阳升起的地方,之下是稀疏的如火般燃烧的红杉林,谷底是一大片湿地。湿地中央,河溪如发辫般,没有水的地方,是黄色的秋草和灰白色的高山矮杜鹃。

庆幸自己坚持徒步,行进在湿地,满眼的白雪映红叶,碧水绕枯草。眼睛、相机和心情都贪婪在色彩中。

在河谷的中央,我们还看到好几道纵向排列的小型堤状地貌,这是冰川中碛堤和侧碛堤,也都是冰川运动中挟带的物质堆积而成。在堤状地貌上居然还发现有大片的石海。在百度百科中,石海的定义是“由寒冻风化作用形成的碎石、岩块,经重力和其他营力搬运或不经搬运而形成的碎石场。”这是一种冰缘地貌,是古冰川地貌三大类型之一(其他两种是冰川堆积地貌和冰蚀地貌),我们看到的这片石海绵延数公里,组成石海的砾石保持着棱角状和次棱角状,说明这些石块的搬运距离并不远。在石海中有石环和多边形土等其他冰缘作用、冻胀作用形成的地表形态。也算是这一趟的意外收获。

我们穿越的这条沟,沟谷两侧地貌、植被截然不同。左侧雪山、森林、湖泊、湿地、河溪,一切美的元素都汇聚在一起。而右侧则是裸露的山体,山体下部一排排整齐的倒石堆像无数张开的扇面,倒石堆与裸岩之间稀稀拉拉地生长着低矮的红景天、高山杜鹃等流石滩植被。

同源异流的姐妹海

姐妹海,位于干尔隆柯河与雅拉河之间分水岭,由一大一小两个海子组成,这两个海子源于同一条溪流,却分别是两条大河的源头,小海子为干尔隆柯河之源,大海子为康定雅拉河之源。两湖珠连,同源异流,令人称奇。

湖泊是高原的精灵,总是美得让人目瞪口呆!我们今天一项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探寻景区的三个湖泊,老乡称为上海子、中海子、下海子。上海子和中海子就是姐妹湖。

沿着鲸背一样的巨厚堆积物上行,两侧的山陡如刀削,蓝天中裸露的岩脊勾勒出苍凉的天际轮廊。左侧一排灰白色的倒石堆整齐地挂在山腰,如一条条散开晾在衣架的裙裾。越过最高一级土坡,中海子便暴露在眼前,如一块翠玉搁在雪山之间的草甸之上,上海子则隐逸地在远端,似有似无。我们站的地方是一个玛尼堆,当地老乡在能俯看湖泊的高地将散落的石块垒砌成塔状,白色的石头放在最上面,玛尼堆之间还挂上五色经幡。

我呈半圆踩着山坡上的矮杜鹃和爬地柏远远地观察中海子,也在寻找最佳的拍摄角度。中海子湖面呈多边形,像一块摊开的蓝布,湖的右岸是亚拉雪山坡麓,亚拉雪山的主峰被旁边的山体遮挡了一半,只露出半角雪山。右岸的坡麓有雪,是刚下的新雪。湖的左岸地势必要平缓很多,陡峻的山体在山腰突然变缓呈弧形伸向湖畔,湖的前端是上海子,再前端则是临空的陡坎,两个湖悬在两山之间的半管状槽谷中。靠近湖的草地,已经在寒风中泛黄,高山矮杜鹃呈团块状混在蒿草之间。湖水倒映蓝天,湖水又将蓝天上的白云,两侧的山体纳入其中,更都已经把他的马放在草地上吃草,他自己则在湖边烧火煮茶。马、袅袅炊烟、雪山、湖泊、草甸……将本来静谧的湖泊烘托得更加宁静。

简单吃过更都烧的茶和他带的糌粑,便徒步绕着湖岸去看上海子。在平面上上海子呈月牙形,面积要比中海子略小。在上海子的四周我们并没有发现湖水的补给源,亦没有发现明显的排泄口,倒是在中海子的左岸有一条溪水注入湖中,但中海子亦没有明显的排泄出口。这两个湖像是天湖,它们水循环系统像谜一样,让人不得其解。经仔细观察发现上海子水面略比中海子要低,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两个海子的水源都源于我们路边看到的那条小溪,中海子的一部分湖水通过渗透进入上海子,从而成为上海子的水源补给源头,另一部分则同样通过渗透排入干尔隆柯。算是同源异流的奇观。

雪山下的友措

友措是最大的湖,也是最具震撼的湖。到友措并不容易,因为要穿过一片湿地并跨越干尔隆柯,六年前,我到这里时,这片湿地曾让我们大伤脑筋。这次尽管有更都带路,但他似乎对友措也不熟悉,连续两次把我们带入沼泽地。

穿过干尔隆柯后,更是一个巨大的终碛堤,高度至少有200米。在起点4200米的高原要翻越这200米的高差并不容易。一路亚拉雪山都在最前方,洁净的雪山在蓝天中美若仙子,让我们每一步的抬移都兴致勃勃。

跃起上平台,秋色愈浓,友措隐藏在一片彩林之中。穿行在这片红杉林,寒露风起,草木黄落,脚下的小道也铺着金黄色的松针,像金色地毯。大湖静躺在雪山之下,彩林之中。湖不大,但湖水晶莹透彻,湖面静美,波澜不惊地将雪山、彩林以倒影的形态纳入其中。在湖的衬映下,亚拉神山拔地而起,极为雄壮。山体的上部为积雪所覆,数条冰川悬挂在绝壁。山体中部,一条瀑布从陡坎泻落,直坠谷底。再往下,金色的红杉环湖生长,像是给美湖镶嵌了金色的边。

斜阳正好。雪山的顶部被染成红色,红色的雪山又倒映在湖中,像是打倒了颜料桶,秋天的色彩全都在这里。

就连见惯风景的更都和他的儿子都显得异常兴奋。小伙伴将老爸的帽子抓过来戴在头上,又将我的墨镜抢了过去戴上,然后站在湖边的石头上,摆出各种造型让我给他照相,以雪山为背景。

夕阳一点点坠落,踏着清露,我们走上归途。回首而望,夕阳如舞台上的追光灯照亮亚拉雪山,雪山在蓝色天幕中散发出金属般的光芒。

 亚拉雪山,雄奇壮美又无比孤独。它的西面是花开各色的塔公草原,南侧为贡嘎雪山及海螺沟,北侧的皱褶间隐藏着最美的乡村丹巴。人们一路风尘而来,从它的身边一次一次经过,心里只惦记这些熟悉的景点,却将它遗忘在了深山。

 

[编辑:龙秋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