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旅游频道  >  新闻资讯
海南环岛骑行
2018-12-04 10:59 来源:华西都市报

环海南骑行,多数人选择从发展相对较好,开发相对成熟的东线顺时针绕行比较原生态的西线。选择自西向东逆时针环岛,就是不走寻常路,我们此行注定不平顺。

开始是因为头天刚到海南,难抑兴奋,晚上闲逛到深夜,次日不能闻鸡起舞,耽搁了一些时间。不过收获则是步行10多公里给懒猫在专卖店买到一双女版39码的阿迪运动拖鞋。在一双拖鞋走天下的南方,这双鞋的重要性自不待言。结果是懒猫当即将自己带去的低质塑料拖鞋弃之如敝履。

其次,上路就修车。早上还没骑出海口市区,懒猫的TCR变速器就出现换挡不精准的问题。天啦,这是刚刚点火就要抬变速箱那样的大毛病啊。结果是靠在路边修,修了一个多小时,技师懒猫还是感觉不得要领。说要有个车架就好了,由我拎着,始终不好弄。

海南的太阳可不同盆地,早上八九点钟,阳光的炽烈程度已经堪比成都正午。然后我才发现我们一直暴露在烈日下,而就在前面几十米,立交桥下就有一处阴凉。

换到凉快地方,懒猫把车弄好了,一看时间,11点过了!得,还有130公里路程,加上吃饭喝水休息,7个半小时都打不住。稍不留意,或者车子再出点什么幺蛾子,我们就有可能天黑被撂山里。

然后就遭遇了这只仿佛从地底下冒出来的恶狗!

回头瞥见懒猫奋力踏车力求摆脱的同时,我瞅见一只脏兮兮灰不溜秋的黑狗,毛毛竖立着从橡胶林斜刺里冲上路基,对着我俩狂追不舍。我一激灵,力拔山兮脚下生风,右手同时感觉到手变还有虚位,立即连拨三挡,将链条换到了大盘带最小飞轮的高速状态。与此同时,我清晰地听见了身后恶犬的喘息声。我知道,这是它发起攻击的前奏,紧接着就会飞身一跃,狠命一嘴,直取猎物要害!

刹那间,我的擅长平地冲刺的PP和懒猫擅长爬坡的TCR极速飙到了50公里,极速可达60公里但已奔跑了上百米的恶狗终于力有不逮。我们看不见,但能感觉到它的放弃。

在这场不期而至的百米对决中,胶林恶犬,让懒猫和我喘着粗气狂笑不已,差点被撕咬的恐惧也被一种巨大的成就感所替代。原来我俩凭借4条菜腿也能达到环法车手的速度呵,要点是身后有条愤怒的恶狗!

骑行软件记录了在恶犬追击下,我俩一不小心创造的业余车手惊人的骑行纪录:时速50公里,琼海第一,没有之一,超越百分之百的挑战者!

然而,相对于恶狗的胜利顶多算旅途中的一个噱头,丝毫无助于改变我们出师不利的颓势。一场说来就来的山雨终于把我俩困在了山脚,离国道只有百十米远的一个粮仓屋檐下。一位骑电动车的当地村民也匆匆拐进来避雨,用海南话吃力地跟我们聊车子的性能和骑行中的相关问题,一直聊到暴雨变小雨,他从口袋中掏出一只当地柚子送我们,祝我们旅途顺利,然后顶着小雨骑车奔家去了。

车灯消失处,我们立即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和上不沾天下不着地的窘境中。

这里虽然离儋州只有20来公里的距离,但此行我们压根没考虑夜骑,没装备前灯、头灯和尾灯,所以雨夜中寸步难行。我们只好摸黑高一脚低一脚小心翼翼地推车沿路边往有灯光的地方走。

路边看似旅社的一幢小楼,从有灯光的窗口还能看见一些床铺,草席上隐约有汗渍印出的人形。正想着若能对付一晚,这样的条件和待遇其实已经算不错,却发现大门旁边有厂牌。原来不是旅社,而是一间橡胶厂。

黑地里有如神兵天降的黑夜黑衫戴黑头盔的我们把师傅们吓了一跳。弄清来意,他们虽然没有收留我们,但热情、费力地用当地话告诉我们,沿着国道逆行一公里左右,有一个市镇,那里会有食宿和补给!末了还有师傅特意跟出来,专门为我们指路。

夜色似乎让路程变长时间变慢,说好的一公里我们走了怕有两公里多,都还不见市镇的影子。

当公路边出现和舍镇的路牌和亮着银色路灯的街道的轮廓,我们有一种投入大城市怀抱的解脱感。这天的经历和这个晚上,成了这次行程中的亮点之一。

 

[编辑:龙秋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