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旅游频道
旅途尴尬事儿
2018-12-11 10:53 来源:华西都市报

吃喝拉撒,人生平常事。可人在旅途时,“方便”有时令人有些尴尬。

有一年我从巴中乘大巴返蓉。因晚上失眠,白天便精神不振,上车不久就昏昏欲睡。大巴中途在服务区停下,让旅客们去方便,我睡着了,浑然不知。当我感到有点内急时,大巴还有约一小时后到五桂桥汽车总站,中途不停了。我开始还能憋着,但随着大巴的行驶,我腹胀难忍,坐在车上,备受煎熬。

而令我尴尬的是,我旁边坐着一位长发美女,开头还和她聊了会儿,互留了电话。途中,陈姑娘还靠在我身上小睡了一会。我嗅着陈姑娘的发香体香,有点沉醉。可现在她醒了,拿出小镜子抹口红,整理妆容,还朝我妩媚一笑。我尽量若无其事地朝她微笑,但表情有几分异样。此时此刻,我真希望旁边坐的是个老头。

陈姑娘在东郊某大型国营工厂工作,搞销售的。她一双白嫩的手掏出一小袋麻辣牛肉干,问我吃不?我说谢谢不吃。她边吃边喝橙汁,十分享受,有时还看我一眼,大约怕自己的吃相影响形象。可我越来越难受,如坐针毡,对美女的一颦一笑早已没心思应和。又过了半小时,我脸色都苍白起来,甚至冒出了冷汗,比在医院做肠镜还难受!

陈姑娘吃完了香香,又看了我一眼,她像突然发现了什么,问:“哥,你怎么啦,不舒服呀?“我只好说:“没什么,我平常有晕车的习惯,昨晚没睡好。”我祈祷,快点到站吧,不要出问题呀。

还差十分钟到车站时,我已腹胀如鼓,阵阵疼痛。终于到了,我匆忙向陈姑娘道一声再见,逃也似地直奔卫生间……

一次春节期间,我们在上海城隍庙游玩,人山人海,我想方便,东找西问,终于在一条小街找到一个公厕,排队等候。有几个女士顾不上形象,从队伍中冲出,说:“对不起,女卫生间人太多了,你们男的动作快,先让一下我们。”一头钻进男卫生间。等了好几分钟,俩女士仍未出来。我用椒盐普通话大喊:“里面的美女,快点嘛!”里面女士回应:“快了快了。”排队男女笑声一片。

至于长途自驾,高速路上内急时,绅士淑女们,也顾不了形象,寻得一应急车道停下,猴急地钻入旁边的草丛卸“包袱”。“水火不留情”,无人可免。

如厕貌似小尴尬,实则是个大课题。特别是旅游城市,更应该多修建一些公厕,档次更高一些。卫生间的提示语,可以亲切温馨一点,增加游客对这个城市的好感。

估计能把厕所写得十分的清新脱俗,文采斐然,恐怕只有明代大才子唐伯虎了。曾读过一个故事:一次,苏州一个知府,在自家的院子里新修了厕所,为了附庸风雅,想在厕所门前贴对联,贴出告示,若有人能对出好联,赏银十两。唐伯虎闻讯,前去揭榜。

知府知道唐伯虎是大才子,盛情款待。唐伯虎酒足饭饱后,借着酒意,大笔一挥,写了一副对联。上联:且看来客多情,甘解衣带终不悔;下联:莫道此物无用,化作春泥更护花。好有内涵的厕所对联!哈哈,如果现在的“厕所串串”也能整一副巴适的对联,估计更要火起来。

作者:何一东

 

[编辑:龙秋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