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旅游频道  >  新旅讯
如何让藏羌传统村落“活”起来?
2019-07-29 11:13 来源:四川日报

  建筑格局被打破,人气不足成空壳,民俗文化濒临消亡

  盛夏7月,从成都平原西行进入岷江上游,除了百看不厌的奇山异水,沿途的传统村寨、河谷两岸或是云雾缭绕的大山深处,均可见一座座耸立的藏羌碉楼。这些古老的藏羌碉楼,给高原雄浑粗犷的自然景色平添了一道独特的人文景观。也正是这些独特元素,让承载着乡愁的传统村落更具特色和魅力。

  然而,这些美丽的传统村落也面临着被破坏甚至消亡的压力。如何有效地保护,让这些传统村落“活”起来?

  □朱蕾 本报记者 徐中成

  碉楼 吸睛的特色符号

  在马尔康松岗镇直波村,南北两座高耸云天的碉楼特别扯眼。

  两座碉楼相距约50米,均由石块和黄泥砌筑而成。其平面外呈八角形,内呈圆形,由下往上成锥体形状。

  根据记载,直波碉楼可追溯到清朝乾隆年间,距今已有近300年历史,主要是战时用来传递信息和防御。

  更让人惊叹的是,其中一座碉楼已倾斜2.3米,历经多次地震屹立不倒,被称为中国版的“比萨斜塔”。2001年,直波碉楼被国务院认定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6年,直波村被列入第四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

  “目前,阿坝州共有41个国家级传统村落,数量位居全省前列,而藏羌碉楼在传统村落和民居建筑中又占有重要地位。”阿坝州规划设计院风貌景观所所长林青说,除了片石瓦、石木房,藏羌碉楼就是阿坝州传统村落最鲜明的特色符号。

  其中最出名的得算桃坪羌寨。桃坪羌寨建于公元前111年,距今已有2000多年历史,是世界上保存最为完整的尚有人居住的碉楼与民居融为一体的建筑群。其完善的地下水网和碉楼合一的迷宫式建筑艺术,被中外学者誉为羌族建筑史上的“活化石”、神秘的东方古堡。

  然而,作为传统村落的重要组成部分,藏羌碉楼也在随着岁月的侵蚀,面临着消失的境遇。阿坝州文管所所长陈学志告诉记者,清朝初期,川西北号称“千碉之国”,因战争、自然灾害和其他人为原因等损毁了大部分,现仅存200多座藏羌碉楼。“年龄最老的碉楼有300多年,最高的碉楼有49.1米。”

  保护 面临三大难题

  对于阿坝州传统村落面临的被破坏甚至消亡的压力,成都摄影师吴建新深有感触。从2002年开始,他就去国家级传统村落——理县桃坪镇增头寨拍照。他拍摄的《云端里的古羌部落》作为二类作品被收入《留住乡愁:中国传统村落摄影展作品集》。

  最让他难忘的是碉楼之下,当地村民家家户户喜欢把玉米晒在房顶上,这个场景让他觉得特别美,特别有生活味。“但现在这样的生活场景已经很少了。”吴建新说。

  “保护形势很严峻。”阿坝州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相关负责人认为,当前,传统村落保护面临三大难题。一是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村民拆旧建新的意愿强烈,导致传统村落原有的格局和风貌被打破。二是由于传统村落的发展基础和条件较差,村民外出务工及搬迁或进城买房,导致许多传统村落成为空壳,人气和生活味不足。三是一些民间民俗文化濒临消亡,不少传统技能和民间艺术后继乏人。

  保护迫在眉睫。2015年,阿坝州率先在全省开展世界遗产和传统村落保护试点,全面实施“非物质文化遗产自然遗产暨传统村落保护工程”,组织专家团队对全州传统村落进行摸底调查。

  “根据调查情况,按一村一档要求,建立完善了传统村落保护档案和资源数据库,制定保护措施,实行挂牌保护。”阿坝州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相关负责人说,还要为每一个国家级传统村落编制完成相对应的保护发展规划,有条件的省级传统村落启动保护发展规划编制工作。

  “在建新房时,我们会参考传统建筑风格,适当运用现代技术手段进行改进。”林青说,现在,阿坝州的建筑设计都会根据村民的使用习惯、功能喜好,对传统的厕所、厨房、客厅等进行适当改造,并作为传统村落的一部分继续传承。

  破局 适度发展旅游

  “针脚要细,配色要浓郁、厚重。”7月19日,在贵州进行的阿坝州妇女手工编织技能及研发能力提升培训班上,理县甘堡藏寨村民杨石英在老师指导下穿针引线,学习怎样绣出民族服饰上的图案。

  “学习民族饰品制作方法,对我们制作藏式文化衍生产品有很大的帮助。”杨石英今年56岁,2015年成立了五屯民间文化传承有限公司,“挖掘和呈现我们的传统文化,让游客有得看、有得玩、有得买。”

  杨石英的家乡在甘堡藏寨,是第四批中国传统村落,藏语意为“坡上的村落”。2008年“5·12”汶川特大地震后,一座修旧如新的“藏式城堡”呈现在国道317线旁,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吸引了许多游客。

  为将简短的“过境游”升级为“过夜游”,依托寨子丰富的歌舞文化、农耕文化和藏族服饰文化,杨石英还组织村民编排了13个原生态民族歌舞节目,在节假日集中表演,以增加旅游收入,盘活村寨。

  发展旅游,只是保护传统村落的有效手段之一。阿坝州相关负责人说,下一步,要围绕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建设,依托传统村寨,借助社会力量系统发展特色文化旅游,适度融合发展休闲度假、文化创意、生态康养等产业,鼓励村民利用传统建筑依法从事旅游经营等相关活动,积极引导民宿建设、打造地方特色民宿。

  “重点要把握好保护与发展之间的‘度’,既要适当发展乡村旅游,又不能过度商业化。”一些专家认为,传统村落保护,在坚持对“物”的守望同时,更要加强对“人”的关注,特别是生活形态的传承与保护。

  编后

  有人聚才会有村落,传统村落的保护离不开人这个中心词,就像文章最后专家所言:在传统村落的保护中,要加强对“人”的关注,有了在这里真真切切生活的人,才会有传统生活形态的传承与保护。

  传统村落保护里的人分里面的人和外面的人。里面的人指的是当地居民,他们是传统村落文化的传承主体,他们的生存与发展状况是传统村落文化能否得到有序传承的基础。因此,在对传统村落的保护或利用进行规划设计时,应当充分考虑当地居民的需求与意见,与村民保持沟通。同时,政府也可适当下放管理权,让当地居民参与到对传统村落的保护中去。

  外面的人是指游客,他们是受偏远山区独特的自然与人文资源吸引的一群人,像阿坝这种有独特民族文化特征的地方,利用独特的建筑与文化习俗发展旅游是一条路。但也要看到,旅游开发势必会导致游客大量涌入,对传统村落的环境承受能力提出巨大挑战。因此,在规划发展中遵循原生性、整体性、可持续性、活态性,把握好度,充分考虑到环境的承载力,传统村落的保护才不会因商业化而变味。

[编辑:李孟秋]